爱宠日记 > 科幻未来 > 记忆修复师

记忆修复师

江雨婷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记忆可李悦吃的修复很文雅,刘一空知道她有些拘谨,记忆便讲了些笑话,修复还不断往她碗里夹菜。记忆  大家稍显沉默地吃过饭,修复江雨婷沏了一杯明前龙井茶给李悦,记忆她好像十分爱茶,修复端起来先品了品香气,记忆再小口地缀饮,修复长叹道:“这么好的记忆茶,好久没喝过了。修复”在麻风村连热水都难以喝到,记忆更别说品茶。修复  江雨婷听着心里不是记忆滋味,默默地给她添水。刘一空怕勾起李悦对麻风村的惨痛回忆,忙岔开话题,陪李悦聊天。他们聊了一会ZZ读书时候的趣事,李悦突然将手中的茶杯放到茶几上,急促地说:“我想去看ZZ,你们能不能帮帮我?”  刘一空看了看李悦的眼神,那是一双焦虑的眼睛,眼里满是急迫和关心,他提出了一个条件:“李悦,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们进入你的记忆,我会设法尽快安排你和ZZ见面!”  李悦不解地看着刘一空,一双秀目睁的很大。江雨婷也觉得刘一空这个条件提的不太合适,打圆场道:“我们正在梳理ZZ的大脑记忆,但是她的记忆碎片很多,所以我们想结合着你的记忆文件来梳理,也许这样效率高一些,对ZZ康复也有帮助。”  “记忆文件?”李悦闻所未闻,惊讶地问道:“难道,每个人大脑里的记忆还可以被你们象从电脑里拷贝一样读取出来?”  刘一空微笑着点点头,李悦还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江雨婷解释道:“刘一空带有一种能够读取别人大脑记忆的异能,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科学设备将他读取的他人记忆文件存储到电脑上,慢慢分析。”  “那你们可以把大脑记忆文件删除或者恢复吗?”李悦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有神起来。  “删除可以顺利操作,但是恢复,要因人而异。如果大脑记忆细胞损伤的过于严重,即使把记忆拷贝进去,也会被坏死的记忆细胞吞噬掉。”江雨婷耐心地解释道。  “我求求你们!能不能帮我把麻风村的记忆彻底删除?!”李悦哀求地说,她绝对不希望那段生不如死的经历,出现在以后生活的噩梦中。  “没问题!”刘一空抢先回答道,制止了面带反对之色的江雨婷。  他继续说:“条件是,你把记忆里关于ZZ的部分贡献出来给我们研究,你考虑一下。”  “可以,但是我必须见过ZZ一面,再将自己的大脑对你们敞开!”李悦语气很坚决,容不得半点商量的余地。  刘一空笑了笑,帅气无敌的面容上充满自信,他打通了亚洲天王巨星ZZ经济人杜女士的手机:“杜女士吗?你好,我们发现ZZ的记忆文件又被坏死的细胞吞噬掉大半,所以需要重新拷贝一下她大脑里的记忆文件,对,越快越好,好的!”  挂上电话,他对李悦说:“明天上午你就能看到ZZ了,不过时间不长,只有大概10分钟。”  李悦激动地不住点头:“能见一面就好!谢谢你们!”  江雨婷皱着眉头,心想刘一空又冲动了,杜女士看到李悦那还了得,说不定要损毁合同再告他们违约,刘氏兄弟记忆修复公司怕是要赔上个天文数字的赔偿金!  刘一空嘴角流露出一丝狡黠:“李悦,先别忙着谢我们,为了避免杜女士产生不必要的纠结,你需要化装成江雨婷的科研助理,有困难吗?”  李悦的声音低了下去:“我不知道科研助理该是个什么形象?我对化妆也没有太多心得。”  刘一空哈哈一笑,指着江雨婷说:“她就是个整天搞科研的女性,你就向她的形象贴近就好!女人如何化妆我是一窍不通,江雨婷,有劳你负责帮李悦变装,行吗?”  江雨婷佯装气恼地说:“又把重大责任推给我!你真狡猾!”说完有点脸上发烧,怎么感觉和刘一空是在打情骂俏?  李悦羡慕地看着他们说:“你们真幸福,要是ZZ和我——”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话头,表情也尴尬起来。  刘一空装作没听到什么,弯腰伸手对江雨婷说:“江大小姐,需要给李悦买什么行头,你列张表,小的前去置办就是!”  李悦看到他的手心,异常粗大的蓝色血管,里面闪烁着璀璨的光波,不由的惊讶地“哇”了一声。  江雨婷狠狠地拍了一下刘一空的手:“别卖弄你的光波掌了!赶紧先去给我买套雅诗兰黛的化妆盒去!我的眼影用完了。”  刘一空笑着说:“遵命!还需要什么,打我电话就是!”  他开着途锐刚离开江宅,一辆在小区门口停了很久的雪佛兰巨无霸就驶进了小区,几个戴墨镜的男人从车上下来,向江宅走去。  宝石匕首忠实地抖动着,可惜,这一回,它被在刘一空遗忘在了家里。  墨镜男们走到了江宅门口,准备敲门前,其中身材最高大的一位拨通了手机,对着话筒说:“老大,我们已经到了,马上动手。OK!”说罢他带着一脸莫测的微笑,敲了敲门。  江雨婷已从安保监控中看到了这一幕,她立刻拨打刘一空的手机,却只听到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!”再打其他电话都打不通,明显自己的手机卡被设置了!  她的脸色发白,快速地敲打着电脑键盘寻找着家里安保的漏洞,李悦看她的异样,担心地问:“怎么了?”  江雨婷好歹赶着将家里的门窗和通风系统全部关闭了,缓了缓,答道:“有些来历不明的人想闯进来,我关闭了家里的所有门窗和通风系统,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,就是少说话,尽量将呼吸调得缓慢,节约氧气摄入。等一空回家。”  李悦恐慌起来,难道这么快他们就追过来了?江雨婷又泡了一杯明前龙井给她,递给她一张纸片,上面写道:“以不变,应万变。”  随后又趁着网络还能用,给刘一空、沙丽、张立的手机和邮箱分别发送了消息和邮件。UU看书 www.uukanshu.com   刘一空的手机突然变得无法接通,难道他被人劫持了?江雨婷不敢再想下去。  “咚咚咚!咣咣咣!”那几个墨镜男看敲门无用,已经使劲砸起门来。  2个小区保安闻讯赶来,看是几个面目凶恶肌肉发达的墨镜男,惹不起的主,便退了回去,还算负责,用保安值班室的电话给派出所报了警。  刘一空开车到了金基广场,顺利地买了套最新上市的雅诗兰黛升级化妆礼盒,又给江雨婷打电话,想问问还要再买什么。  摸出手机,发现信号全无,摸摸宝石匕首并没有带在身上!刘一空的脑袋嗡地一声大了,他捏着化妆礼盒心急火燎地往金基停车场跑。  可是途锐踪影全无!  这是一连串的阴谋!刘一空倒吸一口冷气,跑到通讯柜台以神速买了台手机和号码,抓着一大把钱拦了辆的士,全扔给司机,喊道:“不管红灯绿灯,单行双行,直行逆行,我给你十万,以最快速度赶到我家!这里是定金1万你先拿着!”  出租车司机暗想这人来势汹汹,这快钱烫手,不能赚!他不想惹麻烦,连忙说道:“对不住您,我要交接班了,您换辆车吧!”  刘一空坐在副驾驶座上,拍了拍后腰:“兄弟,不想吃花生就老实点按照我说的做!”他实在没有时间和司机解释,只能吓唬吓唬他。  出租车司机连忙将那些钱先揣到兜里,调转方向飞快地开向江宅所在的小区。  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